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  去往黄河口海域的福船归来,带回来意外的麻烦。

  大名府尹杨利言,送来十二个大唐官员。

  其中裴枢、崔远、独孤损三人,顶着大唐宰相名头。

  押送的人告诉曾浩,劳烦送去杭州。

  曾浩只能留在军中养着,送去杭州,岂不是给侯爷的统治添乱,需要请示侯爷怎么处置。

  罗霄交给属下书信,打发十个属下回国,独自登上福船开始海上旅途。

  ......

  河西走廊的沙州敦煌城,发生一场内讧政/变.

  归义军节度使张承奉,遭到曹氏索氏的联合背叛。

  张承奉被杀,但是张氏依然存在,主要是沙州望族姻亲连结。

  例如以前的归义军节度使索勋被杀,索氏家族依然存在。

  肃州龙氏,接受迁移西凉王国,但是提出类同慕容氏的青海国王,认可焉耆国王。

  理由是大唐册封过焉耆国王,安史之乱发生,当年的焉耆国王亲率五千兵力勤王。

  韦扶风考虑之后,答应了肃州龙氏条件,取消了迁移西凉王国,但是需要出兵镇守河套地域。

  黄河几字形流过黄土高原,几字上部与阴山山脉之间的地域,土地肥沃,适宜农牧的生存宝地。

  阴山南部的河套平原,对于游牧民族而言,‘天堂一般的存在’。

  “敕勒川,阴山下。天似穹庐,笼盖四野。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。”

  《敕勒歌》这首诗词,就是阴山南部河套平原,环境优美适宜生活的真实写照。

  契丹多次袭劫雁门关之外。

  韦扶风急于增兵河套平原,本想迁移肃州龙氏去往,一是防御契丹,二是制衡党项人。

  但是,利用肃州龙氏未必能如所愿。

  肃州龙氏,一旦在天高皇帝远的宝地扎根,存在叛投契丹的反噬后果。

  韦扶风在张掖城,接见了肃州龙氏的龙王,瓜州慕容氏的青海国王,酒泉郡公,曹议金,索氏家主,张氏家主。

  韦扶风承诺,给予曹氏,索氏家主,张氏家主,三家望族国公爵位。

  五家地头蛇回馈实质性表忠,出兵归属嗣王调用,负担出征北庭三州的军需。

  童山接到韦扶风军令,率军出征北庭三州,韦文东继续随军。

  韦扶风思归心切,率领五千军力离开张掖城。

  带上阿古兰,龙氏郡主,慕容氏郡主,曹氏县主,索氏县主,张氏县主。

  韦扶风抵达凉州武威城,入城会见文武官员,又在凉国公府,单独与王大虎喝酒叙话。

  王大虎离开。

  韦扶风询问长禄:“本军听说凉州有嗢末人?”

  长禄点头回答:“有的,嗢末人在凉州占比很大,大多数曾经是吐蕃贵族的部曲,也就是家奴。”

  韦扶风说道:“听说嗢末人仇视唐人。”

  长禄想一下,回答:“侯爷,奴婢没觉得嗢末人仇视唐人,遇上的嗢末人都很淳朴。”

  韦扶风点头。

  长禄又道:“侯爷听说的,应当是以前的事情,奴婢在凉州以来,本地人自介嗢末人的很少。”

  韦扶风点头。

  长禄迟疑一下,又道:“王国相任职凉州,任劳任怨的重视民生,经常亲临地方排解碍难,兴修水利沟渠,关心百姓的治病用药。”

  韦扶风点头,温和道:“我信得过王大虎。”

  长禄说道:“王国相奉公守法,从不收受礼物,仓储出入一丝不苟,公事公办的犒劳军政官吏,严惩贪渎的官吏。”

  韦扶风点头,转言问道:“雅雀卫使出了吗?”

  长禄回答:“使出了,还没有回信。”

  韦扶风说道:“有信息及时转告,我命令曾浩统领一万兵力,海上去往胶东半岛,日后或许两路进夺卢龙节度。”

  长禄恭敬道:“奴婢不敢迟误了侯爷大计。”

  韦扶风点头,温和道:“随我回来的郡主县主,你尊重的安置妥当。”

  “奴婢不敢怠慢。”长禄恭敬回应。

  韦扶风温和道:“你莫要误解,只有阿古兰是我的女人,其他的未定,或许能与我的儿子姻缘。

  我不强迫她们嫁不嫁,我给予她们郡主县主的地位俸禄,养到十七岁还没定下姻缘,只能回归她们的娘家。”

  长禄点头道:“奴婢明白了,当成客居的官宦小姐对待。”

  韦扶风点头,说道:“你去安置吧。”

  长禄离开了,韦扶风品茶的若有所思。

  稍许,韦扶风微笑的摇摇头,长禄明显是感恩王大虎,生怕王大虎遭到猜忌之祸。

  王大虎属于劳苦功高,淳朴务实的良臣。

  韦扶风不反感长禄的知恩,缺乏知恩品德的人,不可信。

  韦扶风对于接触过的长全长庆长水,感于他们的锲而不舍忠于主人,相对印象良好。

  至于长顺,该到收拾的时候啦。

  ......

  韦扶风耐着性子,驻留凉州巡视十日,应酬着上上下下的士农工商。

  随行的郡主县主受到礼遇,惊喜的不但好吃好住,还领到了俸禄,自由的出游武威城内。

  韦扶风启程离开凉州,十日抵达灵州,又是一番巡视应酬。

  离开灵州,一路大略巡视的抵达绥州,只见到了李玉珠和阮娘。

  春红带上韦文渝和韦文南,去往了长安会见十四娘母女。

  韦扶风听了心绪波动,压抑思念的介绍阿古兰,郡主县主。

  李玉珠微笑对待,吩咐阮娘安置。

  韦扶风洗尘,李玉珠服侍梳洗头发,问道:“郎君建立西凉王国,妻不能理解,暂且搁置的没有宣告。”

  韦扶风解释:“我的想法求同存异,意图最小代价,最小时间,构筑北方军事强势。”

  “汉朝的七国之乱,郎君不怕尾大不掉吗?”李玉珠辩驳。

  韦扶风说道:“相比尾大不掉,契丹占据河套平原的后果更加危机,我必须抢先牢控阴山以南地域,夺取燕云十六州。”

  李玉珠说道:“节度使有利于中枢大一统,建立王国后患无穷。”

  韦扶风说道:“王国才能因地制宜,避免朝廷中枢的纸上谈兵误事。

  建立西凉王国,也能让党项人,回鹘人,吐蕃人,有了与汉人平等的家国归属感,愿意守护国土。”李玉珠轻语:“汉人有句话,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”

  韦扶风轻语:“说的没错,所以我要变成一个族类,我和儿孙们联姻各族,让我的血脉开枝散叶的成为各族王者,求同存异的大一统。”

  李玉珠轻语:“汉人最重血统纯正,郎君的想法,难脱口诛笔伐。”

  韦扶风轻语:“汉武帝就好吗?轰轰烈烈的大军出征,代价死了多少人,造成汉朝民不聊生,国本空虚。”

  李玉珠轻语:“郎君振振有词,我说的是尾大不掉,内战的后患无穷。”

  韦扶风轻语:“你看凉州,以前战乱动荡,自从王大虎主政凉州,凉州变的安居乐业,农牧兴旺,仓储殷实,我能出动大军的碾压,全靠王大虎的积累。”

  李玉珠点头道:“王将军确实能臣良将。”

  韦扶风轻语:“所以呀,你成为西凉女王,能够长久全权经营,我的继承人也不能剥夺你。”

  “我未必能比郎君长寿。”李玉珠温柔轻语。

  韦扶风轻语:“不要说以后,我需要最小代价,最小时间,构筑北方军事强势。”

  李玉珠轻语:“妻懂了。”

  韦扶风轻语:“自古以来,中枢朝廷用于防御北方的付出,几乎都是不堪重负,主要是内耗太大,庙堂之上猜忌,奸佞克扣,劳民误国。”

  李玉珠轻嗯,又道:“郎君带回来的郡主县主,以后留在绥州。”

  韦扶风说道:“你误解了,带回来的未必成为我的女人,或许姻缘儿子们,我给予她们俸禄,允许她们自主选择姻缘,养到十七岁。”

  李玉珠轻语:“郎君一厢情愿,若不指婚,儿子们更愿意姻缘汉家官宦小姐。”

  韦扶风沉默,过了一会儿,说道:“我给予儿孙们特权,姻缘两个妻室。

  一个妻室必须北方或西南贵族女儿,依据爵位称呼王妃。

  一个妻室必须非贵族女儿,称呼诰命夫人。”

  李玉珠想一下,轻语:“何不都是王妃,诰命夫人显得非属嫡妻。”

  韦扶风说道:“姻缘贵族女儿,属于为国尽心。

  嫡妻的利益主要是儿子嫡出,王妃的嫡子继承郡王家业,诰命夫人的嫡子继承国公家业,一代代爵位降级。”

  李玉珠默然。

  韦扶风又道:“我不强迫儿孙双妻,只是为了大业增加联姻数量。”

  李玉珠问道:“西凉王国怎么传承?”

  韦扶风回答:“你我的子孙一代代继承。”

  李玉珠轻语:“还是那句老话,我与郎君百年之后的事情,管不了那么多,郎君眼下需要的是内战一统天下,外战对抗契丹。”

  韦扶风轻语:“任何的决策都会有利有弊,手里的钱财人口有限,做不到随心所欲的挥霍无度。”

  《骗了康熙》

  李玉珠温柔轻语:“郎君不要哭穷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南方运来的资源不能少。”

  韦扶风笑语:“我不至于吝啬的,想让马儿跑,还想不给草料。”

  “郎君的最小代价,假话吗?我不咬紧了定数,最小还能更小。”李玉珠尖锐的揭露。

  韦扶风哑然,国本有限,支出只能轻重缓急的调控,挪用。

  

唐枭



*** 即刻加入,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唐枭的乐趣!品书居永久地址:www.pinshusk.com ***  注册品书居会员




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.如发现小说唐枭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如果对唐枭作品浏览,或对作品内容、版权等方面有质疑,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,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
copyright (c) 2015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