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  当天晚上宋纯就双手插兜,跟在江漓身后轻车熟路回到了江辰水榭。

  申克买了日用品先一步过来收拾。

  他有一肚子的话想问,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  与江漓的关系已经有了好的发展,宋纯不想节外生枝激怒申克,挂好大衣拍了拍江漓的肩膀:“阿漓,我上楼给你放水去。”

  然后迈着长腿,步伐轻盈地上了楼。

  临走时还不忘嘱咐申克给江漓弄杯蜂蜜水。

  申克依言走进厨房,脸色却不像平常那么温和。

  江漓主动走过去:“董方的领导看上宋纯了。”

  申克搅动蜂蜜水的手一顿,董部长的领导那可是贵人。

  如果宋纯搭上那条线,简直可以一步登天。

  但看江漓这情形必然是没舍得,玻璃杯被他搅得哐当乱响:“所以呢?”

  江漓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尖:“我告诉他宋纯是我的结婚对象。”

  申克倒吸一口凉气:“老板,您疯了?圈子就这么大,万一以后你跟宋先生没有结婚,又或者被董方察觉您在说谎,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,您这么聪明为什么……”

  申克没再说下去,江漓接过话头:“为什么总在宋纯身上翻船?”

  申克别过脸。

  江漓揉了揉眉心:“我本来是想解决云朵儿的事情,可最后董方突然提起宋纯,我措手不及,就这么说了。”

  “他们就甘心这样放弃了?”

  江漓摇头:“我用苏苏的事情警告对方了,我想短时间内他们不会骚扰宋纯。”

  申克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,但事已至此,他也不敢多说。

  “好了,别想那么多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你最近密切关注一下吴凡,全权如果向你示好,态度暧昧模糊一点,具体尺度你自己掌握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奶奶怎么样了?”

  “吃了大半碗海参粥,还到院子里去散了心。”申克把蜂蜜水递过去。

  “院子里?”江漓放在唇边的水杯又放了回去,“简直胡闹。”

  “我也觉得不合适,但霍院长说没关系,还亲自带田教授去的花园,回去后田教授一切都好,我就没有给您打电话。”

  听到这里,江漓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些。

  “哦对了,”申克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,“江西洋先生下午过来了,田教授不愿意见他,他在病房外等了您一下午,您打电话说不回医院的时候,他才离开,临走时给我这个,让我无比转交给您。”

  江漓拆开信封,赫然是一张晚宴的邀请函,跟吴星河那天送来的一模一样。

  看着宋氏集团的烫金了logo,申克有点诧异:

  “按理说江西洋的身份比总裁贵重得多,为什么他这张邀请卡您是以他女伴的身份出席,而且总裁那张您是星河传媒总经理的呢?”

  江漓把江西洋给的那张邀请函随手扔进垃圾桶:“管他女伴还是什么,江西洋这个人我不想多看一眼。”

  申克张了张嘴,到底没说什么。

  江漓喝完蜂蜜水,把水杯递还给申克;“收拾完早点回去休息,明早接我去看奶奶,看完后再去公司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江漓散开长发,迈步往楼上走。

  申克突然叫住她:“老板。”

  江漓回头,目光带着询问。

  客厅里灯光昏暗,窗外的月光洒落进来,把屋子分隔成明暗两边。

  从江漓的角度看过去,申克的面容有些模糊。

  半晌,申克低声问道:“您真的不再考虑肯先生吗?他对您……”

  “申克,”江漓声音并不大,但平和坚定,“不要试图揣测我的想法,也不要想当然的为我好,我记得我以前不止一次跟你说过,肯先生和我不会有超出友谊的任何关系,你如果实在太累可以休假。”

  警告意味不言而喻。

  申克身子一抖:“是。”

  宋纯听到脚步声,便迎了出来,正好在二楼的转角处听到江漓的话。

  脑子像是被什么击中,短暂的丧失了思考的能力,却开出了比烟火还要绚烂的的花海。

  江漓刚过转角,嘴巴就被用力捂住。

  宋纯连拖带拽把她弄进了房间。

  屋子里一切如常。

  就连床头柜上台灯散发的微光都与之前一模一样。

  江漓赤脚踩在松软的羊绒地毯上,脊背一次次撞击在坚硬的墙面上。

  她急喘几口气,有些吃不消。

  卧室大灯上的灯光不断晃动,把屋子分割成一个又一个明暗不一的光斑。

  江漓置身于光斑之中,看不清宋纯的脸。

  飘飘渺渺,不知身在何处的虚幻感整个包围着她。

  突然身体一轻,双腿离开了地面。

  宋纯抄着她的膝弯,抱小孩一样搂着她。

  一边亲吻她的耳垂一边调笑:“几天不见,姐姐见重了啊!”

  江漓想要捶他,却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:“……你刚才在游轮上向我保证的什么?”

  宋纯猛地想起自己脱口而出的那句保证,他轻笑一声:“我说了,我在床上只搂着你睡觉……又没说其他地方也……”

  江漓懒得跟他掰扯。

  宋纯扳起江漓下巴迫使她跟自己接吻。

  他的吻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缠绵,密不透风。

  两人很久没有在一起了。

  突然,宋纯短暂离开江漓的唇瓣:“几天不见,姐姐的吻技也见长……”

  江漓也不是矫情的人。

  宋纯皮相那么好,又是她想方设法弄到手的,自己不享受难道留给别人吗?

  再说,她这阵子最担心的就是田教授的病。

  现在已经大好了,紧绷的那根弦也松快下来。

  其他的心思就一个劲的往上冒:“姐姐什么都好,你要不要试一试?”

  “当然,姐姐……”宋纯说完,弯腰吻住了江漓。

  落地窗外的纱幔迎风飘荡,挡住了一室旖旎……

  江漓坐下去,浴缸里的水“哗啦”一声全洒了出来。

  为了缓解压力,她不得不竭力仰起脖子。

  漆黑的湿发垂落在肩头,随着水波上下浮动。

  汗水不停从江漓额头跌落。

  额头印上轻吻:“姐姐累了,力气活还是我来吧!”

  水波荡漾,浴室的气温节节攀升,模糊的镜面只隐约能看见两个相互纠葛的轮廓。

钓戏姐姐她恃宠而逃



*** 即刻加入,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钓戏姐姐她恃宠而逃的乐趣!品书居永久地址:www.pinshusk.com ***  注册品书居会员




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.如发现小说钓戏姐姐她恃宠而逃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如果对钓戏姐姐她恃宠而逃作品浏览,或对作品内容、版权等方面有质疑,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,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
copyright (c) 2015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