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  老实讲,到现在为止,莫成君都没搞清楚,这青蝠到底是蝙蝠妖怪呢?

  还是单纯的装备着蝙蝠翅膀状法宝的修士?

  但无论如何,现在的他死了,死的都没说出第二句话。

  这,就是阳神登仙境大剑修的杀力。

  哪怕这只能算是擎苍剑尊随手一击而已。

  此时的莫成君,已经身处洞府之外,立与虚空之中,脚下有朵朵白云四散,托着他的身体不再坠落。

  而在他的四周,还有未曾完全挥霍的擎苍剑气环绕,虽在迅速消退,但终究还有残余。

  莫成君则看着指尖的白玉剑符缓缓化为细沙,随风飘散,只觉心疼的不行。

  这剑符,说是只有一击之力,真就只能一击而已。

  一击过后,连个念想都不给留啊!

  好好的一张底牌,就这么没了,你要说莫成君不心疼?

  屁,那是心肝都疼!

  只是,当莫成君开始观察四周时,却是双眼骤然圆瞪。

  因为,入目所及,尽是一片沙海。

  黄色的沙漠真如海洋一般,延伸到了视野尽头,不见半点植被,狂风呼啸,带起的风沙好似雾气翻涌,空气中更弥漫这一股干燥和死寂的气息。

  这是哪里?

  莫成君冒出这想法后,就已经明白,这里绝对不是原有的地界了,更不是星河剑宗之内。

  与此同时,被莫成君所斩杀的青蝠,那散落的血肉居然在顷刻间化为黑烟升腾,汇聚到一处后散去,居然露出其内包裹的一个木人雕塑。

  那绝对是极为粗糙的木人雕塑,就好像是哪个木匠的随手‘涂鸦’之作。

  但隐约间能看到类似于青蝠的体态模样,就是长得着实抽象了些,完全看不出是同一个人。

  然后,‘啪’的一声,木人雕塑裂成了无数碎片,向下跌落而去。

  只是,一只手,一只无比干瘦好似鸡爪一般的手在半空中一挥,微风拂动,就将这些碎片给聚在了一起,又捧在手中。

  这手,赫然属于本就该死去的青蝠。

  此时,他看着手中的那捧木屑,心疼到无以复加的地步,五官都快扭曲成一团了。

  甚至委屈的都哭了!

  他居然扭头,狠狠的瞪着莫成君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道:“你,你,你赔我,你得赔我!”

  莫成君被他瞪得头皮都快炸了。

 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,绝对非常精彩,但也没法不精彩,着实是眼前这一幕太过惊悚。

  他确信刚刚杀死的是这青蝠,而不是什么替身,剑气撕裂肉体的每一寸触感,他都历历在目。

  只是现在,青蝠活了,‘杀死’的却是一个木头雕塑?

  这又是什么诡异神通?

  索性,有人为他作了解答。

  只见岳思明驾驭着一道遁光来到了青蝠近旁,一边拍着青蝠的肩膀,低声细语的安慰,一边还对着莫成君解释:“让莫师见效了,着实是这道‘替死延命咒’太过珍贵。

  就算是仙都派,也是找不出几枚。

  更因为这木雕得用心头血孕养,久而久之,就和养儿子一样,极为亲近了。”

  莫成君指着青蝠,问:“那他,他现在这是什么状况?”

  “他啊,死了儿子,你总得允许他先伤心一会儿。”岳思明耸了耸肩:

  莫成君已经迅速冷静了下来,他看着已是嚎啕大哭的青蝠,又瞅了瞅这自称是补天门徒的岳思明,不由长叹一口气:“你们,准备的还真充分啊!”

  岳思明依旧坦然,点了点头道:“虽然莫师这么多年来几乎不出山门,但到了您这般地位,宗门要是不给些保命的东西,那都说不过去了。

  只是没想到居然是这白玉剑符!

  这东西,就算是擎苍剑尊制作下来,且不说材料多珍贵,就一枚成品都得损十年道行。

  就为了这一枚剑符,也不枉我们准备的‘替死延命咒’了。”

  “那这里呢?”

  莫成君指了指四周:“这里又是什么状况?”

  “我们可是在星河剑宗内‘请人’啊,那最大的问题自是不能惊动其他人。

  所以,就得动用一些非常手段了。

  所以,青蝠带来的最珍贵的一件宝物,就是这恒沙芥子钵盂。

  佛家有云,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

  所以,我们现在仍在星河剑宗之内,但又不仅仅在星河剑宗之内。

  这么说,莫师可明白?”

  这话说得着实有些绕口,但莫成君当然能明白,说白了就是类似洞天之类的宝物了。

  虽不知这恒沙芥子钵盂到底是什么样子的,但毫无疑问,能拥有这么大独立空间的绝不是普通法器,甚至法宝都不一定够的上格。

  从这一点来说,他们,真的把这一场‘绑架’算计到了极致。

  及至此时,莫成君也忍不住露出一抹苦笑,曾几何时,他只觉得在这星河剑宗之内,就是最安全所在。

  外界的风风雨雨,总不可能落到他的头上。

  可现在呢,真的就是有了些许名声,就有人千方百计的算计到了他的头上。

  且从某种意义上讲,他们真做的极为成功。

  长长的吐了口气,莫成君突然道:“所以说呢,直到现在为止,你之所以愿意和我说这么多,解释这么多,其实也是在拖延时间吧?

  这恒沙芥子钵盂,应该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启动的?”

  岳思明笑的越发灿烂:“没错,终究是件灵宝,想要在不引人瞩目的情况下御使,还是得多一些小心,这样自然就会慢了许多。

  不过吧,就在几个呼吸之前,这钵盂已经完全开启,所以,莫师,束手就擒吧,也少吃些皮肉之苦。”

  “皮肉之苦?你们不是要请我的嘛?”

  “对啊,若是青蝠的‘替身木雕’没坏,那真就是请了,我们得毕恭毕敬的绑了你。

  但现在嘛?”

  说着,岳思明看向一旁,只见青蝠已经站了起来,他脸上还是一把鼻涕一把泪,糊弄的到处都是。

  但他的表情已经冷静了下来,不像刚刚那般悲伤的无法控制了。

  他盯着莫成君,眼睛通红,声音嘶哑:“我知道你陪不了我,不过,我会让你后悔毁坏了我的木雕。”

  莫成君却也不慌,而是突然道:“其实在岳兄你有问必答时,我就知道你在拖延时间了,但怎么说呢?

  你想拖延时间,我又何尝不想!

  你在准备,我又何尝不是呢?”

  岳思明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,仿佛有莫大的危险降临。

  人在半空中,他嗅到了一股子湿气。

  要知道恒沙芥子钵盂内的世界,真就是黄沙漫天,燥热是常态,可湿气算什么?

  “你,你做了什么?”

  莫成君抬头,看天,道:“你不觉得,今夜的乌云压得有些低吗?”

  伴随着他的话语,岳思明和青蝠几乎不约而同的抬头望天,就只见无边的乌云滚滚,悄无声息的压在头顶,好似黑云压城,低的让人惊悚。

  “这,这是《风云雷法》的神通,驱雷掣电?

  不是,这种大型神通,怎么可能这么快,这么悄无声息?”

  “已经算是慢的了,我也准备了好久。

  不过,这可不是驱雷掣电。”

  莫成君笑了笑,道:“这其实是另一种雷法神通,自我创造出来后,还真没用它劈过人。

  你们,会是第一波帮我验证神通之威的人。”

  说着,莫成君还暖心的介绍道:“对了,忘了说,这神通我称呼它为,《一九雷劫》”

  “虚张声势!”

  不等岳思明答话,就见青蝠已然越众而出,只是他虽然嘴上说的轻巧,但用出的手段绝对不俗。

  就见他再次张嘴,吸气,直至胸膛鼓胀到了极致后,又陡然喷吐出无数气流。

  ‘嗡嗡嗡’的密集之音再次掩盖了天地之间的一切嘈杂,紧接着整个沙海暴动一般的被催动,奔涌,好似海浪潮汐般涌上天穹。

  原本这天上的乌云就压得极低,此时黄沙漫卷而上,真的就好似天与地的碰撞。

  “神通,大浪淘沙!”

  青蝠嘶哑的嗓音伴随着风沙呼啸,好似在整个恒沙世界中不断回荡。

  直至此刻,他弥漫在天地之间的法力气息才彻底展露,高邈而悠远,浑厚又巍峨。

  那是独属于元婴大修的法力气息!

  虽然只能算是境界初期,但毫无疑问,这一位已经走到了仙道六境的第四境,能被称得上一声大修的强者了。

  这实力,无论放到哪个宗门,即使是八大仙宗,也是妥妥的高层了。

  也是这一刻,莫成君清亮的声音伴随着雷鸣响起:“敕令,一九雷劫,落!”

  噼里啪啦!

  轰隆隆隆!

  昏沉沉的天空陡然亮起了无数雷霆蔓延,炸裂的声响直接淹没了世界,然后,就是雷霆不要钱一般的明灭不定。

  直至,一道足有百米粗细的雷霆当头砸下。

  轰!

  雷霆和沙海的碰撞,就好似两头最野蛮的蛮荒凶兽的冲撞,天与地之间再也不见其他,唯有无穷尽的炸裂声响好似要震破凡人的耳膜。

  若是细看,那倒落下的雷霆居然不是死的,而是再蜿蜒游动,似灵蛇一般,追着某个目标再可劲的劈。

  若非要形容一下,这就真的是四个字——天打雷劈!

  沙海中,青蝠原本还乱窜的身影某个就选择了放弃移动,因为他发现那雷霆就是自己移动到哪儿,它跟到哪儿,像是装了定位一般。

  这手段,他一时半会也想不出破解之法,索性就不在想着躲避,而是停在原处,催动神通,卷起漫天黄沙迎上那道都有些夸张的雷霆闪电。

  他还就不信了,作为阴神大修,他的法力持久,神通之威,还不如一位筑基修士。

  只是,他不知道的是,自己碰到了一个不能按常理测度的人。

我缔造上古天庭的那些年



*** 即刻加入,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我缔造上古天庭的那些年的乐趣!品书居永久地址:www.pinshusk.com ***  注册品书居会员




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.如发现小说我缔造上古天庭的那些年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如果对我缔造上古天庭的那些年作品浏览,或对作品内容、版权等方面有质疑,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,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
copyright (c) 2015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